Featured image of post 中医朋克

中医朋克

中医苏鲁的呼唤40K

我中午的时候在睡梦中获得了混沌诸神的启示,领悟了中医被埋藏的远古真相。我清楚地明白这部分的知识不应该被公开,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知识是有害的。但是自从我领悟到这些禁断的知识起,这些隐秘就像是蛊虫一样无时无刻不在噬咬着我的心智。我应当公开这些知识,这是我的义务与责任,人类应当面对这些不可承受之重。尽管如果我说出这些隐秘的知识之后,我恐怕会被认为是白痴,或者是疯子。

早先我在喜马拉雅山脉一带研究当地的野人传说,当地被认为是野人存在证据的东西,一些被认为是自然界鬼斧神工的巧合,还有一些只是为了拉动旅游业的人造品。但是我因为偶然间的迷路,误入了当地的一个地图上所没有标识的地图中,地图上的一些壁画仿佛证明了这些传说并不是虚无缥缈。只是这些壁画在风格上有些接近美洲西海岸的原住民壁画风格,而从内容上而言,又接近古代波利尼西亚人的生活风貌。这就很有意思了,好奇心驱使着我进一步接近真相,最后我是在西班牙的壁画中获得了一些真相。

在旧石器时代或者更加久远的时代里,曾经有另一只人类的亚种统治了大地、天空与海洋,这一支智人亚种我们不妨将之称为“中医粉”。他们有着被称作“中医”的伟大技术,通过草药、点穴、针灸等手段掌握了基因的奥秘,他们随意地设计进化,改良性状,随心所欲的改变整个大地。他们通过克隆合成人的身躯达到变相的永生,他们操纵鲸鱼成为要塞与轮船,操纵兽群为列车,操纵灌木和鸽子成为电视,电脑与导弹类似的东西。在这些基因造物之中,只有浑浑噩噩的远古人类,作为实验室中克隆合成人的失败品,人工制造出来的中医粉亚种人,出于某种“高级的人道主义”,他们将我们的祖先保护在了亚种人保留地里。在暗地里则被用作新型药物的对照组。

事实上,中医粉族群们所掌握的“掌控进化”的技术,被认为是获得了飞升的钥匙。后来中国民间中流传的炼丹修仙其实只是获得了远古文明传承的片段罢了。而现在的一些狂热宗教团体所宣传的“智慧设计”学说也许只是潜藏在群体无意识中的远古记忆。

亚空间的邪神在那个时候盯上了地球,他们操纵着来自亚空间中混沌的灵能力量蛊惑了中医粉们的血肉造物。疯狂崇拜邪神的生体电脑、生体手机、生体轮船与生体原子弹对着他们的造物主发动了反叛。他们使用了某种禁忌亵渎的仪式在大地上降下了大洪水。大洪水几乎毁灭了中医粉所有的基因造物,地球的秩序再度归于混沌。大洪水中的灵能模因几乎摧毁了所有中医粉的智力,以至于他们的后代成为了现在都市怪谈中的大脚怪、野人一类的传说。

而中医,这个曾经在中医粉种族手中设计进化、掌控进化的基因技术,因为过于高深,不为人类所理解。只有一部分中国人将之作为一种哲学而不是技术所延续了下来。而亚空间的邪神缺无时无刻不在打压着这种禁断的技术,他们从睡梦中影响人们的心智,腐化现有的智慧种族,他们的代行者“中医黑教团”与“西安长老会”在暗中统治了地球,污名化中医技术,就是为了彻底埋葬这种足以威胁邪神的超古代科技。而另一方面,随着中国人在不断加深对于中医技术的理解,技术也在被滥用,远古种族中医粉的智力有着苏醒的迹象。在星宫的位置正确的时候,他们终会重回大地,奴役人类。

279dc4e5-a871-42ec-ae5f-4ef2da0c6d47.jpg

图为古老种族中医粉文明毁灭后的纪事壁画

46ec2c27-f608-4a87-9237-94407650ffd0.jpg

图为上一个世代的文明的遗留物“生体陶俑维纳斯”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uilt with Hugo
主题 StackJimmy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