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image of post 对某个飞行员的追忆:罗马!我最喜欢的城市就是罗马

对某个飞行员的追忆:罗马!我最喜欢的城市就是罗马

关于穷小子与富家女能否相爱这个问题,浪漫主义的作家认为可以,现实主义的作家认为不行;我们要辨证的看待这个问题:可以,但是没有结果。

关于穷小子与富家女能否相爱这个问题,浪漫主义的作家认为可以,现实主义的作家认为不行;我们要辨证的看待这个问题:可以,但是没有结果。

《对某个飞行员的追忆》是犬山小六与2008年所作的轻小说,我从入宅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听说这本书的大名,今年都9012年了,人家这本书都写完了11年有余了,写完之后同系列的都写了三部,我才终于翻开书去读了一遍。可见为什么会有人说“经典是那些你一直提起却又从来不去看的书”。

在读《对某个飞行员的追忆》的追忆时,频频给我一种《罗马假日》的既视感。无非是把记者给换成了贱民出身的飞行员,将公主换成了皇太子妃,将公主与记者在罗马度过的放纵而快乐的日子换成了飞行员与皇太子妃在空中度过的紧张的逃亡罢了。

我这么说其实只是为了方便解释追忆的剧情,倒不是指责人家搞什么“借鉴”“致敬”。尽管这两出戏在剧情上确实很雷同,但我觉得这更多是剧情过于经典之故。据说托尔斯泰曾经因为他写死了小说中的角色而痛哭流涕,马丁老爷子也说他没法给冰与火之歌做剧透,因为剧情的走向是由他笔下的人物决定的。当小说一开始设置了穷小子和富家女不可能的恋爱故事之后,就仿佛是上帝的骰子已经掷出,而后的剧情便是自由的发展。至于为什么不同的作品里面的剧情纷纷的走上了同一条道路,那大概就是这种情况下只有一种可能之故吧。

当然,可能性很多。比如说穷小子和富家女从一开始就没有相遇的可能——这自然最现实,但是矛盾就无从得来,也就毫无文学性可言了。再比如说穷小子突然来一个“夜遇神人授金”,用机械降神的手法解决了矛盾,那样可以倒是可以,甚至可以笔锋一转马上来一出《百万英镑》,但是混血贱民和皇太子妃要怎么来个机械降神来填平他们俩身份的鸿沟,我是实在想不出来,而且就算是想出来了,去写一个贱民阶级的混血儿如何一朝权在手,也失去了去写一段凄美爱情的初衷了。

我先前一直在说富家女与穷小子,但是小说里面所描绘的情景比起这两个词要严峻的多。我说的并不是小说的人物与情节本身,而是小说的パータン。富家女与穷小子之间如同火花一般的爱情是[love+],而穷小子和富家女在社会地位上的差距使得她们两个人不能在一起,这又构成了他们俩之间的[love-]。而将这个富家女与穷小子之间爱情的[love+]夸张到了极点,就是几日间的一见钟情;将富家女与穷小子之间身份地位差距的[love-]夸张化,就是公主与记者、皇太子妃与贱民。高尔基说,“夸张是创作的基本原则”,不外如是。

和罗马假日中的公主是出于任性而出走的不同,追忆中的太子妃原本是实在没有可能与贱民有交集的。是战火摧毁了她的宅院,让她身居敌后,迫使全国水平最好的飞行员得去救她,而这个飞行员又恰好不是个贵族而是个贱民仅此而已。要是这个贱民换成什么勃艮第公爵家的儿子,那这个故事就得换一个走向了。当然,大人物们对于男主角以一个区区贱民之身竟然要被委以如此重任自然是一千个不放心。当男主角被嘱咐这个任务之前,有这么一段对话。

「就我们的观察。你应该是个虔诚的阿尔迪斯坦正教信徒,没错吧?」
「属下一直致力于保持虔敬之心。」
「那么,你对从事婚前性行为的男女有什么想法?」
查尔斯愤然想着对方究竟为何要问这些问题,一边还是说出阿尔迪斯坦正教信徒该有的标准回答。
「会堕入炎热地狱,永无止境地遭受烈火焚烧。」
「非常好。」

可惜,就算是一边是下火狱另一边是天堂里面的七十二个处女也没能阻止主角追求现世的爱情,爱情这种东西是情不自禁而且不讲道理的,这种存天理灭人欲式的宗教道德果然还是狗屎(笑)。

贱民飞行员和皇太子妃的逃亡之旅既危险,又浪漫。一面是危机四伏十面埋伏,另一面确是风、沙子与星辰。换成我我也会情不自禁的想要去恋爱的。

只是,再怎么浪漫也终于会有一个尽头。阶级的鸿沟只是在机舱那个狭小的空间里被暂时的忘却了罢了。记者又不是不知道公主是公主,只是他们一起度过的时光,一起用吉他暴打便衣特工(“公主为你加冕!”),在真理之口前面假装手被啃下来,种种在罗马的快乐时光让记者也一下子忘了他眼前的人是个公主罢了。但是这也终究会有个尽头。

安妮公主最后不再逃避,选择了回到宫廷,重拾起了原本应当属于她的责任。飞行员几次想要就这么抛下一切同太子妃跑到这个世界的某个人们找不到的角落去,过上隐居的生活,但是他最后还是把她送上了返航的空艇,开着飞机同她送别。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关于贱民与皇太子妃能否相爱这个问题,浪漫主义的作家认为可以,现实主义的作家认为不行;我们要辨证的看待这个问题:可以,但是没有结果。

但是注定没有结果也好、注定不为任何人所祝福也罢,若一切能够换回公主一句“罗马,我最爱罗马”,那就够了。不是吗,那就够了。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uilt with Hugo
主题 StackJimmy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