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电时刻的随想

肥宅落泪

昨天晚上寝室突然的停了一下电,文明6没存档。想到此节,顿时没了兴致,也懒的从自动存档再打下去了。

来电之后也没打开电脑,索性走出寝室门转了一圈,这个时候才意识到,清明节的三天假期,基本就是这么被我给虚度过去了。仔细想想,大学的生活不也是如此嘛,在数码产品之中就这么蹉跎度过了。

当然也不是说我有多么怀念我的高中生活,怀念是不可能的,虽然在高中我可以两天看完一本卡夫卡,可以晚上熬夜和寝室长聊炉石,可以全班的男生们联合起来违反校规偷订外卖,但是“奇怪的是,我并不感谢这些老师(纪伯伦)”。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古拉格,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不会缅怀他。我高中的时候还写了一篇《校长的冬天》,写的很魔幻现实,全文致敬马尔克斯《族长的秋天》,讲的是某天寒潮,雪积了两层楼那么高,暴政的校长执意不肯放假,被愤怒的学生冲进校长室拖出来打死,校领导们狼狈的拖着校长的尸体跑出了学校,上衣上面“万世师表”“宇宙大校长”的勋章撒了一地,学校里面就像狂欢一样,同学们开始准备放假打电话叫家里人来接的时候却发现太久没放假已经不记得电话号码了,最后校长重新来到学校,原来之前死掉的校长是个假校长,是个替身,开除了几个搞事的之后,学校又恢复了宁静祥和的日子。

这么表述起来可能很搞笑,不过我当时可是真的把这个当成一篇很有攻击力的文章写的,同样的文章我还写了三篇,另外两篇发在Lofter上面,因为没这么锋利,毕业之后我还可以靠记忆重新打出来,上面那篇真的是打不出来了。那么锋利的小说我现在真的是写不出来了,当然我也但愿我以后永远也写不出来。然后呢,然后就是老师一通电话打给了老妈,说你的孩子思想很反动啊。当时这几篇文章就是几个给友里面传来传去,这就意味着我认识的人里面出了个内奸,出了个叛徒。当时我的QQ签名就是“思想警察遍地走,盖世太保多如狗”,盖世太保是纳粹的秘密警察,思想警察这个词是1984梗,看过会懂的(

当然,现在的话我大概会这么讲

“同志,卢比扬卡包吃包住”

而大学,大学的生活用一个字概括的话就是“颓废”了。上个学期感觉出门最远的地方就是食堂了,和同学的交往也不甚如意,有一个室友看他很烦。这个学期算是好一点,来了你广之后也算去了一趟天河城,也算不是每日食堂外卖外卖食堂的过了,好歹偶尔也会和室友一起去下馆子,吃吃川菜韩料什么的。至于之前一直喜欢的文学,虽然说还是当做爱好一样的喜欢着,不过也没什么热情去啃厚厚的砖头一样的文学名著了。

之前啃《尤利西斯》就给了我吃屎一般的感受了,换了乔伊斯的另外一本《都柏林人》这就看起来挺舒服了,不过舒服归舒服,然而我还是看了两页就丢在了一边。还有戈尔丁的《蝇王》也是,感觉内容应该是我会来电的内容,是宣扬兽性压过人性,在孤岛之中的孩童最终被人性中的丑恶支配的,结果我也是买来之后压根就没去看他。这么算来,高中毕业之后我看下来的比较文学一点的书真的只是寥寥,就看了王小波全套,然后还有托妮·莫里森的《苏拉》和《所罗门之歌》,还有《芒果街上的小屋》,还有莫迪亚诺的《暗店街》,最近还看了《荒原狼》(本来还以为没什么了结果越想越多),好像就没别的什么了。而且基本是坐飞机回家或者返校的时候看的,因为飞机上不能玩手机23333

高中有一个同学,他写的东西又弱智又中二,还自以为牛逼的不得了感觉就是集王再世了。不过好歹到了大学之后还是给他坚持下来了,现在他是个现充了,每天忙的不得了,不比我这种肥宅只能偶尔酸酸他。

顺便这是一个接下来打算看的小说的todo list,不过鬼知道到最后我会有多少是真的会看下去的(

  • 青春咖啡馆

  • 凯尔特的薄暮

  • 都柏林人

  • 蝇王

  • 她的名字叫做红

  • 寻羊冒险记

暂时就先是这些吧。。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uilt with Hugo
主题 StackJimmy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