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image of post 月影的幻影:心的意义,你知道么?

月影的幻影:心的意义,你知道么?

我永远喜欢如月红。

标题玩个梗,这是人偶妹奥琪斯在影之诗里面的一句台词。为啥玩这个梗呢,因为月影的女主如月红是人偶妹,奥琪斯也是人偶妹。如月红坏坏的很可爱,奥琪斯也很可爱。如月红有个小她几百岁的姐姐(雾)如月零,奥琪斯也有一个算是妹妹的仿制品紫薇。所以奥琪斯=如月红 =我老婆 ,Q.E.D.

故事的起因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刚刚从美国回来,吃了我的安利之后去打了传说中的神作素晴日并且深深为之倾倒。然后又被我拐去打了erehwon,觉得这种乡野怪谈也不错。于是他追着我接着要安利。我这个人嘛,打黄油总是吹水大过真打,西瓜大的黄油没打过一箩筐,没办法,只好江湖救急,跑去QQ群里面高喊“救救我啊,群友A梦”。于是乎,我就从群里这里知道了一个叫做“桐月”的脚本家,被安利了这部月影のシミュラクル -解放の羽-

故事大概就是讲,主人公卯月诚一是如月一族的分家的子嗣,有一天突然被宗家给叫回老家去参加和“活人偶”的“结婚仪式”,从而“惹祸上身”的故事。游戏以多周目的形式进行,每一周目解锁两个或者是三个结局。其中以番茄酱横飞四溅的bad end居多,这构成了这个游戏过程中阴沉压抑的大基调——不过毕竟是这种带着民俗学啊乡野怪谈啊悬疑啊之类tag的游戏,基调要是过分明朗反而会显得很奇怪吧。

我换一个说法,这是一个多周目的跑团游戏,你就是pl,而男主角就是调查员pc,你操纵男主角周旋在一个又一个的npc之间去取得线索以调查如月家所谓“活人偶”的真相。每一个周目你能得到的信息都很有限,在整个一周目里,你只是在不断的产生疑问而没有得到任何的解答,而那个真相则会在接下来的几个路线里面逐渐得到解答。但是那之后的路线里面,有些却又并非是在解答老的问题,而是在抛出新的问题,而后面给出的线索中也并非全部都是通往真相的道路,有些只是无用的、冗余的、暂时用不上的线索,有些甚至只是在放烟雾弹扰乱你的视线。不过桐月的脚本功力体现在这里,他在这部游戏中做到了两点:一是在铺设伏笔的过程中不会让你感觉到无聊,好像是在驴子前面放了胡萝卜一样,一直吊着你,让你有打下去的动力;二是前面的伏笔会随着剧情的进展而自动展开,随着游戏的不断进行,多然多少有些云翳,但是真相总归是愈来愈明,并不太需要玩家自己去推理。我跑图的时候有好几次跑完了不知道这个团讲的什么,截团之后kp给我解释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我感觉我就输在我跑团的kp不是桐月本人这一点上(并不)。套用围棋的术语来讲,桐月的序盘和中盘很扎实,发挥的很好。

但是与惊艳无比的序盘和中盘相比,月影的尾盘就可以说是惨淡了。我这里特指最后一条路线,皆大欢喜的happy end。我这里并不是想说什么疯狂撕卡文明皆大欢喜野蛮之类的鬼话。谁不喜欢皆大欢喜呢?身为人偶的红终于觉醒了自己的内心回应了男主角的爱,森林之中的蜘蛛神也试着开始理解人类不再伤害人类,如月家也终于从数百年的宿命之中解脱出来——这本来是最好不过的好结局了,但是没写好一切就都白搭。在我看来这个结局就是男主角带着红冲到蜘蛛神家里BB一通嘴炮赢了,因为很仓促,所以显得很儿戏,最后回过头来想想就只能觉得很沙雕了。如果在这个结局上多花些功夫,至少不会显得这么突兀——不然你想想,承太郎一行人费尽千辛万苦克服艰难险阻,终于来到埃及准备打屌,屌爷才刚刚装完把波波抬下楼梯的B,一转头在街道上被一辆黑色高级车里面下来的三个杂兵暗杀者给拿枪突突突了,这种结局也很皆大欢喜,但是真的很蠢。

相比于这个有些敷衍的最终路线的结局,我倒是觉得这中间的几个不太完美的结局要来的更好一些。

比如说“净化”结局,零告诉了男主角关于“活人偶”的真相,并且最终引燃了洋房准备和身为“蜘蛛神观察人类的装置”的红一同赴死(天地同寿!),但是男主角却冲了进来试图拯救她们两人。即使是内心空空荡荡的人偶,丝毫不懂人心的神灵,也和人类强烈的情感起了共鸣,为了爱去救下了男主角。明明上一秒还零和红是敌人的关系,下一秒红就与零联手把男主从燃烧的大宅子中推了出去,两人最终丧生在火中。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结局,应该说甭管什么意义上这个结局都是在喂刀片,但是这种结局其实很浪漫。

再比如说“旅途”结局,如月家现在的当家,如月零的父亲,男主角的伯父最终决定去和如月家百年的宿命做个了断,自己放火烧宅去和红同归于尽,让男主角和零跑路。于是男主角和零乘上新干线远行去过上了新的、与过去、与如月家全然无关的生活。至于蜘蛛神后来如何了,红确实死了吗,没人知道,也不再关主角的事了。这个结局不是什么好结局,没准红照样为祸一方。但是很coc,调查员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但是意识到自己无力去解决选择了带着老婆细软跑,在跑团里头算是一个好结局了。我要是把这个游戏改成跑团的话,得想方设法让pl走这个结局XD

还有,“未来之羽”这个结局我也很喜欢。红本来只是一个映照人心灵的镜子,回报善意以善意,回报恶意以恶意,说到底红只是人偶,并不曾真正的拥有心。但是在这条线里,身为人偶的红回应了男主的爱,在面对如月分家的人的枪口的时候选择了忍耐住恶意,像一个人类一样的死去了。在最后她把蜘蛛神的力量交给了男主,以期待男主角能够实现“相互理解”。可惜男主角并没有,他人的漆黑的恶意翻滚在他的心中,和失去了红的悲怆混合在一起,让他杀死了参与对红的猎杀的所有分家的人,也让他明白能够忍住这股冲动安然赴死的红是多么伟大。

我,谁也没有杀掉。忍住了。一想到杀了谁之后诚一就会悲伤。这么想着就忍住了。

最后则是零噙着泪水、满含悲怆的处决了主角。打到这里的时候我就会想起来《失落的黑莱尔》里面最后阿娜向杰西卡开枪的场景。

杰西卡向你走来,她无视你防备着她的手枪,慢慢向你靠近。

“对不起,我骗了你,阿娜。之前所有的一切,对不起。但是我保证,再也不会这样了。”

“选择我吧,阿娜,我一直……”

杰西卡无视你的枪口,向你张开了双臂,试图拥抱你。你要怎么行动?

“我要……”

“我要向杰西卡射击。”

阿娜扣下了扳机,子弹贯穿了杰西卡的心脏。

“我很……感谢你。”

讲完了结局(情节)讲一讲这里面的几个妹子(人物)。这里面的可攻略人物有四个,幼驯染野上美优、幼驯染妹抖水无月一叶、幼驯染大小姐如月零、天降幼驯染活人偶如月红(怎么全是幼驯染这是少女神域吗),重要程度按照顺序递增。零算是表女主,红是真女主,桐月在描写她们俩的时候用足了笔墨,好好地呈现出了两个鲜活的形象。至于另外两个……另外两个就是透明工具人了……

真女主红本来就是个没有人心,只是单纯的映照着人心的人偶。她在故事的前期胡作非为,但是那只是对于人们内心邪恶的映照。而到她的路线里面的时候,她终于取得了心,以自己的意志爱上了男主角,以自己的意志同男主角远走他乡,以自己的意志压抑住了黑暗的感情不对围猎的人出手,以自己的意志将所有非人的能力还给了蜘蛛神,在故事的最后她甚至终于成为了人类。在这种对比之下的她显得特别美丽。

人偶的爱情多少让我想起了no game no life里面的描述:

就如同人类的心完全不合逻辑,因此透过组织逻辑,发明了『数学』。
做为逻辑化身的机械,因为向往着不合逻辑的感性,所以发明了『心』。

这不是很浪漫吗。

不过我也要吐槽一句。我们pl在玩游戏的过程中,会在前几周目里面感受到红的魅力进而爱上她(怎么说的跟皮格马利翁似的),不过在她的路线里,主人公pc基本就是在对她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被她拉着啪啪啪打了好多炮之后才慢慢体会到她所展露的美好的。当然这也有很多说法可以去解释,比如说活人偶的结婚仪式多少有些催眠暗示,再比如说吊桥效应,再比如说因为红和零很像所以会移情,再比如说幼年和红的约定让他在潜意识里对红很亲近等等,但是这些说法都很牵强,怎么看怎么像是先上船再补票先打炮再相爱。我看最合理的讲法就是因为这个游戏本来就没打算做长所以就省掉了这部分内容= =你们就当他们已经相爱上了,懂我的意思就行.jpg

哦对了说到男主和红的啪啪啪……他和红的第一次真的是重新诠释了“入木三分”。我以前只见过卓司操课桌,这回可又见到了操木头,型月重工都要留下泪水啊,大开眼界大开眼界。

说完了红说说零,她和红的共同点就是都是我老婆。 零是那种乍一看很三无的女主角,你哪怕是拿她的胸部长大了开玩笑她也会无动于衷的说“哦没办法这么多年过去了嘛”的那种。但是随着剧情的进展你才会发现,她的情感就仿佛是冰盖之下的大海,外表看似冷静,底下确是波涛汹涌。她为了能够接替父亲终结如月家的宿命付出了很多,她把对于男主的、对于其他人的爱都藏在了冰盖的底下,她扼杀了自己的内心,就是为了不让红用读心的能力读出来对于生命的依恋对于爱情的留恋,为了能够和红能同归于尽。在“旅途”结局中,她放下了心结和男主远行,终于露出了放松的笑容。而在“净化”结局中,红这么蛊惑她:

“在这里死掉的话,你就永远见不到诚一了哦。把一叶托付给他,是打算让别的女人替代自己吗。”

而她给出的回答是:

“人偶是不会懂的。这就是,我的幸福。”

所以说零真的是个好女孩啊。

(红:你说这个谁懂啊)

虽然红最后还是懂了,和她一起把男主角丢出了火场

当然这个结局也可以解读成红只是复读零对于诚一的爱所以救了诚一,但是这种解读我感觉是太不浪漫了。倒不如说是人偶在最后一刻懂得了人心也想要为爱奉献,这样子解读就浪漫多了。

最后说说两个透明工具人。

美优是真的没什么好说的,这人的作用就是贡献一个HS,把她的线路整个删了对于剧情没有任何影响。要是改成小说的话用奥卡姆剃刀肯定头一个把她给剃了。她之所以还能存在于这个游戏里头,我看就是要凑条路线凑个hs再凑个断手名场景。


也许是唯一的萌点(并不

一叶的话,我是觉得挺可爱的。你看我这双标就很真实,明明大家都是透明工具人,美优我感觉除了像夏哥没啥可爱的地方,就是“删了也没事”;一叶我觉得很可爱,就是“欠我一叶一个happy end”。~~(其实这么想想“净化“结局不就是一叶的happy end吗)~~不过毕竟在一叶上面花的笔触比较多。比如说一叶能够随心所欲的发射各种段子,再比如说买黑莲花时间行走方便跑路的时候当金条使这种很搞笑的地方都能让我喜欢上一叶。而她揭示了内心的黑暗的时候,也是男主角一直在支持着她,在她的路线的结局,想着诚一其实是她的初恋,这个时候我就想着哎,多好的一个妹子,真的是欠她一个he。你说都是妹抖,为什么就都落得纸魔的理央一个结局呢。

惨 妹抖 惨

其实写这篇文章梳理梳理心绪的时候,开始多少有些意识到其实这游戏没有我刚打完的时候感觉到的那么好。这个锅主要还是得鷹石しのぶ来背。我为什么在刚打完的时候会觉得月影这个游戏特别好甚至想要打九分,因为这个游戏营造了一个特别棒的氛围,雰囲気がいい。我素来是一个惯于随着感觉走的人,这也就使得我会给这种氛围营造的特别好的游戏很好的印象,即使剧本其实稍微有点问题也不妨碍我特别喜欢。而这种良好的、美妙的氛围的最大来源就是BGM,这个游戏的BGM实在是太好听了!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买张OST收藏。

说回来这个游戏最早是因为朋友想要玩民俗学恐怖游戏所以叫我帮着问来的来着,看看他现在已经打的怎么样了。

果然人类的本质就是咕咕咕。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uilt with Hugo
主题 StackJimmy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