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d image of post 秽翼的尤斯蒂娅:親愛なる世界へ

秽翼的尤斯蒂娅:親愛なる世界へ

前两天才刚刚打完了脏翅膀,打完之后总有一种淡淡的忧愁郁结在心头。

脏翅膀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童话,尤其是第四章的王女线更是幼稚的不行,无非就是一个打倒了奸臣,让好皇帝上位的故事,于是宫廷还是那个伟光正的宫廷,议会还是那个伟光正的议会,一切都好的不得了

只是,真的是这样吗。盛世之下,就一定太平吗?

果然剧情到了第五章就急转直下,当年一起扳倒执政公的独裁统治的大臣鲁基乌斯终于又成为了另一个翻云覆雨的曹操或者是张居正那样的人物,甚至可以在顷刻之间软禁他一手捧上台的王女只为了让战争持续下去——而他无比坚定的持续战争的目的则是为了减少伤亡。

鲁基乌斯是那种精英阶层的代表,虽然曾经出身于最底层的劳苦大众,可是最终却在权力与正义感中背叛了他所出身的阶级。他无所不用其极,就像是击败了魔王却又化身为下一任魔王的原勇者一般,用着最严苛的方式对待着底层的民众——尽管出发点则是为了救更多的人。他一直在做数学题,用人命去做那种救两个人而牺牲一个人的残酷的数学题。我们不能说他是坏人,可是他的所作所为也难以称得上什么好人。

我有几个朋友对鲁基乌斯无比推崇,我也佩服他雷厉风行的手腕,可是若要欣赏却又总是欣赏不来。这种出于好的出发点推翻了独裁者却又成为了新的独裁者的印象总让我想到雅各布宾或者是苏联——他们允诺秩序,却带来更大的混乱;他们宣称为了万民谋福祉,却已经把许多人推上了断头台。

男主凯伊姆则终于在用力最足的第五章里面显示了看似十分全能的他全部的无能与无力,他其实是这个十分没有主见的,随波逐流的,时而追随理性,又时而追随感情,时而盲从他人,又时而会任性的人——虽然我觉得这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普通人,也就是他的哥哥鲁基乌斯所真正想要保护的那一类人。他甚至也曾经在权力的幻影中迷醉,在各种选择之中摇摆不定,也差点萌生了暗杀昔日好友、向着自己出身的阶级开火的念头,活像是《静静的顿河》里在红色与白色之间摇摆不定的格利高里。

他像是列宁笔下的呆头鹅那样的民众,无时无刻不需要先锋队的指引,在支线中曾有不少女人成为过他的“先锋队”或者是成长为能够响应女人期待的“先锋队”,而这回他把他的兄长鲁基乌斯当成了他的“先锋队”,尽管响应他的一直是“你应当自由的选择自己的路”。他不自觉的把鲁基乌斯的理性主义奉为圭臬,等到他终于发现他的所作所为等同于是对于爱他的女人的背叛的时候却又追悔莫及。 于是才有了最后凯伊姆与鲁基乌斯的决裂与刀剑相向——尽管他这么做的理由不是出于政治而只是因为女人,但他总归是站了出来了。这是勇气的赞歌,也是人类的赞歌。 当然,我先前说了,这个故事是一个童话。尽管在第五章这个通往童话结局之前最后的黑暗是如此的浓郁让人忍不住想要跳脚骂娘,但是总归是结束了,在爆发中迎来了一个好的、童话式的结局。 鲁基乌斯终于在与凯伊姆的决斗后死去,而化为天使的尤斯蒂娅也以献身作为代价、机械降神式地解决了一直困扰着统治者的“日益衰落的生产力同物质需要之间的矛盾”(也许可以算是另一种马尔萨斯陷阱?) 只是,童话故事中的开明专政终于结束了,人类未来的希望逐渐在崭新的大地上建立了起来。

可是,现实呢?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uilt with Hugo
主题 StackJimmy 设计